在线客服
 工作时间
周一至周五 :8:30-17:30
周六至周日 :9:00-17:00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酒源酒厂

电 话:0851-2222-9771

邮 箱:307150942@qq.com

地 址:贵州茅台镇

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

新闻详情

酒与曲艺

    单弦要酒菜
      有一个小伙子本姓白, 闲了没事他就喝起来。一天要喝三遍醉,走路,在倒又西歪。

      嘴里头不干不净地骂起人来。

      他喝酒骂人就是不对,他今天骂了他本家的二伯。

      只骂得二大伯心中恼怒,吩咐声:“来人哪,把这个小子给我捆绑起来!”打上半缸白干酒,把个小伙子就往酒缸里边塞。

      在上边压上一块大磨扇, “哼,我看你小子还怎么出来?”小伙子的媳妇一见好难过,手扒着磨眼儿她就哭起来, 说:“不叫你骂人你偏骂,你可决不该骂了咱家的二大伯。

      他今天把你泡在了酒缸里, 八成你的小命要呜呼哀哉。”小媳妇哭到了伤心处, 这个小伙子在酒缸里头把口开。

      开言来就把我的贤妻叫,“叫了声贤妻你莫要悲哀。

      你若念其咱们夫妻义,你把那花生米、豆腐干、香肠、酱肉,上等的酒菜, 从那磨眼儿里递进点儿来!”笑话与相声——喝酒

      我们院儿住着一位开当铺的王掌柜,山西人。有一天,王掌柜请客,我出门儿,走在王掌柜窗户根底下,听里边儿正说话儿哪。王掌柜说:“喝,该你喝了,我都喝丁二十盅(按山西方言读zong)啦。”

      “啊?”我心里纳闷儿啦:都说王掌柜的抠门儿,钱在肋条土穿着,听喝酒这意思,王掌柜不但大才,酒量也够大呀。找个机会,会会王掌柜。

      过了两天,在院里正好碰上王掌柜。我说:“王掌柜,明天晚上我屋里,我请您喝酒。”王掌柜满口答应。

      第二天,我准备了几个菜,买了两瓶子二锅头--他能喝嘛。把王掌柜请过来,刚喝了三盅,王掌柜脸也红了,说话都不利索了:“我说张老弟,我不能再喝了,再喝我就走不了啦。”我说:“您这可是胡说,那天您说话我听见了,喝二十盅还没事哪,这刚喝三盅就不喝了,您瞧不起我。”王掌柜说:“这是哪儿的话,那天喝酒不是用的这个盅。”我说:“即使您那酒盅小,二十盅,也够瞧的。”王掌柜一听笑了:“我用的也不是大盅,也不是小盅。”“那您用的什么盅啊?”“我用的是猪髦。”“猪鬃!那怎么喝呀?”“把酒放在大碗里,用猪鬃蘸一下,用嘴一抵-一-啧,一鬃了。”这么个“一鬃”啊!

      梨花大鼓

      刘伶醉酒(又名《杜康造酒》)

      混沌初分不计年, 杜康造酒万古传。这一日杜康正,然门前站, 忽然来丁一位贪酒仙。

      刘伶上前开言唤, 尊声“老兄,我要你听言: 四大部州我走遍, 元有一个酒家能叫我醉土一天。”杜康闻听哈哈大笑: “君子不必口出大言。

      我这里卖的是高粱美酒,不醉你三年我不要你的酒钱。”刘伶摆手说“我倒不信。”杜康说“你若不信就请到里边。”他二人拉手托腕往里走, 四个酒菜布下倒也周全。杜康提土涓涓一壶美酒, 说“美酒一壶幸酒仙。”刘伶他一壶酒尚未饮尽,好奇怪醉倒尘埃头昏目眩。

      大叫“老兄,我可吃醉了,有劳你送我把家还。”杜康搀扶刘伶就往外走,刘伶他脚步不稳赳起蹭回了家园。

      进家门来到上房内, 见着贤妻便开言:“今日你的丈夫算是丢尽丁脸。”佳人说“相公为甚出此言?”刘伶说“今日无事我大街小巷转, 信步行在杜康酒馆门前。

      他那里卖的是高粱美酒,他言道不醉我三年不要我酒钱。

      一壶美酒未曾饮尽, 不曾恕我已大醉要命丧黄泉。

      我有几句知心的话,贤妻你要牢牢地谨记在心间。

      万贯的家财你看管, 好好扶养咱的小儿男。

      我死后休要与我把供上, 只要酒菜摆上几大盘。

      休要为我祭奠浆水, 好酒摆土三四大坛。休要为我焚化钱纸,酒幌子就当我的引魂幡。

      休要把我坟莹下葬,你可千千万万哪,把我葬在那酒缸里边。”刘伶言罢突然断了气,佳人见丁好心酸。

      家人男男女女嚎啕悲痛, 忙把刘伶装在棺梓里边。且不说这边发丧出大殡,再表那杜康他造酒的神仙。

      这一日他闲暇元事酒馆里坐, 也有一事恕在心间。

      拿出了怅本仔细观看, 上写着刘伶下欠的酒钱。

      锁眉掐指一核算, 刘伶欠帐不多不少整整三年。

      叫一声“伙计,你跟我走, 咱去找刘伶要酒钱!”一主一仆一前一后来得好快,眨眼间到了刘伶大门前。

      杜康他叩打门环把刘哥叫, “刘哥呀你该给我把帐还。三年前的今天你吃了我的酒,为何藏身三年不还我的酒钱?”小佳人正在房中坐, 忽听有人叩打门环。急忙打开门两扇,说“掌柜的你不该信口开河胡乱言。

      盘古至今你从头算,哪个寡妇人家欠酒钱!”杜康说“并非嫂子你把帐欠,你丈夫刘伶欠我酒钱。

      三年前的今天他吃了我的酒, 已经三年他尚未把帐还。”小佳人一听心恼怒, 霎时之间把脸翻: “我家夫君吃了你的酒,到今天他死去恰恰是三年。

      定是你在酒里下了毒药,你把那蒙汉药掺在了酒里边。

      毒药害死了我的夫主, 你还敢登门讨要酒钱。你要是三声唤活我的夫主, 我典房卖地把帐还。

      三声唤不活我的夫主, 我要和你去见官。”杜康听此言哈哈大笑:“肾嫂你何必把脸翻。

      你说你的夫君吃了我的毒酒, 到如今死去整整三年。

      今日咱就开棺看, 刨出尸首我也让他还酒钱。”杜康言罢到了墓地,后边跟着刘伶妻肾。

      刨开了坟头土的土, 露出丁刘怜的木灵棺。

      杜康撬开了棺材盖, 见刘伶安然躺里边。凡胎肉眼看不见, 刘伶变成一神仙。一字方巾头上戴,八卦仙衣身上穿。

      黄绒丝带腰中来, 水袜云履二足穿。杜康低头开言唤: “刘伶你要听我言。

      起来吧你就起来吧,你别跟我再装憨。”说罢照定头顶击了一掌,惊动上方一位神仙。

      刘伶起来揉了揉眼, “嘿,你不该惊醒我好梦一番。”小佳人一见吓了一跳, 怎知道刘伶杜康是神仙。

      上前就把杜康拜,说“杜掌柜的听周全。

      果然你有仙家手, 把我丈夫唤回阳间。”搀着我的丈夫回家转,典房卖地把帐还。

      杜康说“刘哥还有还钱日,别误丁蟠桃三月三。”二人说罢一席话,手搀着手儿奔了西天。

      这就是杜康造酒刘伶醉, 愿诸位福如,在海寿比南山。